这些日子

 

页面上文字几乎成为生活的全部

等到眼睛也酸涩了

开始感觉不到生趣

拖着拉伤的小腿走路

踩在喊痛的树叶身上

这是一场缺钙者比赛的代价

干冷是我可以想到形容日光的词

这个冬天来得过于隐身

到结束一年计划的时候

却无法停止他人的相刑相冲

 

已经忘记什么时候还可以赖在床上

幻想麻雀飞印到窗帘上

在彩色的纹理间嬉戏

我喝着果汁想不起应该做的事情

亲人们蹑手蹑脚的走动声

花瓣对着暖气摇曳

不需要解释的日子足以漫长

漫长的足以对着构思发一整天的呆

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着不需要意义

把自己从屏幕中解放出来

成为快递到梦境的实物

 

握在指缝里的幸福

味道似同麝香和女人的易变

身体是一种语言

难道默契不是一种语言

在可以感受到的距离间授受不亲

没有空间一般的亲情

也就注定了时间上的法则

那些表象是我们消费的热气

对有些人温暖了

也就凉了其他人的体温

多余的解释

成了多数人彼此旁观的劫数或好奇心

以及利益的借口

你可以比动物们更高尚地消耗粮食和排泄

为了某种被定义的生活

当微信转身走出了餐厅

退群足以忘记自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