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悟:自我生长

 

算上我也不能使蔓延超过语意

我在这块五彩的屏上

蔑视一切强迫我仰视的

或者姿势刺激到我的暴虐

来吧

让树叶散发汗味

事实上树干一般的肢体

正需要催眠

 

我往往能想象一块池塘

蛙泳地抬起头颅

那种根深蒂固的呼吸

在历代政治中被渲染

简单的浸泡

只需要脱去衣衫

抖动腹肌

 

年龄是沉默的种子

我发现自己的嗓音日沉月降

靠回忆中的光荣岁月满足遗忘

越来越关注生僻的文字

说越来越直白的方言

闭关四肢甚至五肢

都懒得多看周围一眼

心智不是锻炼出来的

是比谁积累的灰尘更厚

腐蚀的更彻底

 

我凭什么唱着走近你们

尽管人人虚伪地说的比唱的好听

我不介意死的优雅或者淫荡

我的尊严本来就依附在植物上

以腐养狂生

结果在妖艳的绽放之后

如果梦境重复征兆又解释得当

把重复活着的日子妖魔化

我该怎样吐着蛇信

看你们如同饥荒中看几只兔子

 

食物链里的道德

我可以佯装无知

说一些煽情的微博语录

或萌或囧

这是一块没有名片的肉身菜田

被我删除了

请别再破土萌芽

死而不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