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曲

塌陷的声音
埋没了煽情的年代
在寄托心情的时刻
钢琴的忧郁在星期一的夜晚
为黑色辩护
我的葬礼之曲
接受到魔鬼的邀请
小朵白花怎能唤醒我的疲倦
祈祷呼吸
祈祷空气流出房间
在夜游人群的上空盘旋
我被误解为天气吗
预报着这座城市的昏热
语调象一只手的抚摩
如果死亡能解决所有表面的问题
一段阴影终止于另一段阴影里
这时我和你走出剧场
感到了同样的迷失

谁在舞台上哭泣
想象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
手指在发间摩挲
音乐被他们洗劫到无声的地步
我能坐在你的身旁
将腐烂降到最底吗
或者象金属一样本没有体温
可以漠然刺透我们的躯体
让牺牲击溃虚假
今晚是祭祀的时间
我听见悲情的旋律化作祝福
当你习惯到生儿育女的情绪
羞耻地象一棵植物
那时只有文字是新鲜的
可以原谅我们的无知

一首歌的前奏
象花的生殖般短暂
乘夜色没有完全渗透皮肤
我们一起洗涤悲伤好吗
可以编织出不求边际的网
让病痛的心脏虚拟家园
让接近的平行掩饰黑暗中所有的变形
今夜我松开了手
为了握到真实的地步
觉得和时间流逝一样问心无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