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可以

 

一种心态可以两个极端

往事可以一分为二

我们角色中最柔嫩的部分

其实是心灵的另一个出口

可以凭直觉

让额尖轻轻抵触在冰凉的玻璃窗上

这样才可以心如芷水

 

生活像被压在一块巨石下

泥土可以松动

也可以用潮湿反衬出暴晒和饥渴

外界只是一道移动的幕景

和那些训练有素的蝼蚁们

在游戏中扮演得越来越

光宗耀祖

 

我可以拦住陌生的你

注视你在我肩头哭泣

颈项的绒发在风中摇弋

解释不能满足情绪

细节繁琐

像是通过女人的天性传递一种

莫明其妙

 

当袅娜无法形容你

双眼皮的视线可以不分彼此

泥潭一般的夜晚

把寂静归纳为失眠的代价

快乐推门进来的时候

孤独终于被感染得

尖叫起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