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随笔

 

1

 

吃着比利时巧克力

打发辉煌不起来的日子

活在流量里的生命

没有水分也没有伤口

时间像玩笑一样

被一夜的风啸声吹得七零八落

点击你们为拍摄而拍摄的相片

仅出于礼貌

省的你们比我更加寂寞

 

2

 

我想再一次离开这个城市

去一家80年前的客栈

喝一杯水酒

望着小调歌女的罗帕

真正发一次呆

至于六十年代北美的朗诵声

境界降了很多

你手里有一本台湾诗选

不足以了解台北的国语

 

3

 

我喜欢画笔下的浓艳

也喜欢鲜艳模式下的风景

最好不要给我找到色彩之间的线条

这样可以当自己是一片麦穗

被晚霞修饰成火苗

你们穿着那身旧上海的绿旗袍

一眼就被发现在麦田中

流露出的魅惑

让我感受冰火两重天

 

4

 

很多人把野地和露水联系起来

这样文笔可以逃离钢筋水泥

那些黑白的偏执狂

你并不能改变时局对你的漠视

你可以杀死一段手扶电梯

你唯一的权力就是在寒风中

再走两个街区

 

5

 

我的幻听是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曲

这不能改变我悲剧

和前世留下的遗憾

每当眼泪出现在没有悲伤的日子里

被尘封的记忆有些松动

我需要莫扎特的唐璜

来自我调戏

告诫生命力过旺必然短命

 

6

 

还有什么秘密可以不被

说三道四

谁能知道自己的守护神

和自己有过几世的因缘

总之机会只有一次

错过了就只剩轮回两字

于是你掏出手机自拍一张

认清自己了

才好做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