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徐州

 

读懂自己是恐惧的

就像有些话说出口等于后悔

原来到了徐州

就如同回到了被盗的汉墓

他独自坐在宾馆里

目光闷热地沿着墙壁调节焦距

让意识不随酒精散去

他们虚构十种相遇

有一种足以致命

在心跳中遭遇谎言、水果和误解

一朵花只有在短信中真实

一种真实为距离而存在

 

表面上他俯瞰这个城市

判断被挡在一堵墙后

五颜六色的繁华成为悲剧的底色

他相信其中一种颜色

被时间证明

在他的茶杯里不浓不淡

 

今晚走出城市的念头

困扰着他的头发、内分泌羸弱

沉默子弹一般穿心而过

血滴在手上象舞蹈的休止符

力尽而抽搐

今晚他和所有异乡人一样

没有旋律

陪自己昏然入睡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