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合上书

推开一扇窗

任凭呼吸一跃腾飞

脚下的寸土不堪重负

把自由释放出来

这是一段情节

给自己一个回头注视自己的理由

还好我四肢健全

胃口没有伴随寒冬而萎缩

大音稀声

可以叫一声板

掸一掸世间的灰尘

还有一天就迈出了一段十年

 

十年像一桌晚餐

咸淡不是退席的借口

不敢保证一桌人有多熟悉

其实是陌生一贯的伪装

满上酒杯

天还没亮

莫把买醉和旖梦并为一谈

谁能一眼认清自己

谁的辫子握在了时间的手里

 

有些日子的失言

五官都显得模糊

口渴了就喝水

皮痒了就吹吹风

或者把视觉弄得很暴力

我的房间还可以看见满天星辰

如果渺小可以收藏知识

可以对着镜子进化

一针扎在合谷穴

感觉摸到了岁月

 

我们的语言最终会沦陷

会在角落里呻吟

会给废墟里的精英们一个挽救的幌子

血肉注定化作盐和水分

一些看不清的影子在占据位置

出现方言和白话之间的争执

比如爱情

她们的膝盖会陪同沙发一个下午

等到虚汗流尽

还有一些交流

介于忽悠和被忽悠之间

看见了吗

这就是生活

 

最后

我说

问你奶奶好

问你娘好你姐姐姐妹妹好

兄弟,新年快乐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