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失约

 

没有诚信的时代

需要洒水车解决秋燥的空气

需要众生明白

人民只是一种容易缺水的动物

肾阳虚的孩子

起初就存活错了地方

还不如闪耀在农历里的篆书

指指点点等待孟冬的来临

 

秋末一种沉甸甸的毒霾

又侵蚀了肺经

今日巳不远行

我们的目光还能看到多远

不再在饥饿中打着饱嗝

六根清静

 

半路遐想

半推半就的爱情

半边烧鹅腿般现实不过的环境

一半被承诺数落

另一半还是不知疲倦地一半一半

分离到何时

何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