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徐州

 

有时候也能闻到埋葬的气味

当虚构无效时

象空白的信息表示一种思念

现实早已被时间模糊了

还有什么呢

走进这个城市时已经彻底

离开

 

天启的频繁

麻木到所有象征的梦

被解释到赤裸的境地

今夜还有什么异常

刺激到平常

苦涩的味觉和食物一起消化

一起分泌

把生活无限充实得

和活着一样

 

一天里长时间的旅行

窗外移动的绿色

随视野散乱

陌生人午悃的时候

我看见毫无防备的光线

被泪水折断

如尘埃般落定

这是三月

最后一天的纪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