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气

 

浸透文字的下午

和一些死去的空气

沉淀在汗湿的书桌上

情欲捕捉着生理失调的瞬间

弄得整个房间被流行歌曲占据着

你用僧侣的方式

禁锢一种生态的周期

此刻

阳气氤氲

逐渐沉霾在阴气之下

 

夏天的理智

总是唯一被牺牲的季节

埋伏在人们丧失是非的时刻

气味中掺杂着记忆部分

和所谓英雄的动作

一样无趣

炁之循环乃至阴阳虚无

你和你女人的构思

只不过发生了一场量子的故事

结局随意

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色彩

 

那么假设坐在同类的中间

体味相近

偶然狐臭打破了平静

有人开始分泌蝌蚪

像一副铜版画被导了电

光滑了皮肤和结晶了盐分

证实你所生活的平民状态

无性繁殖了

一套浏览的视觉效果

走向田野的冲动

在你的瓷碗里一遍一遍被搅拌着

嗨,蹲下身就成了女性吗?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