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五月的最后

 

当你习惯窗外的噪音

你已经可以埋葬心声

就像一些往事注定要消逝

注定恐惧会排除体外

随五月的祭文一起安息

然后是寂静

沿着墙壁一点点渗印开来

让今晚没有退路

独自守夜

凋零在饮干的茶沫中

罹难的人们

过去再也和自己无关了

 

从来都是童年最值得

口含甜味

好奇开始的一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