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还有多少影响心情的事

以及冷漠的往事

像车窗上摇晃的雪花

隔着一层玻璃

被灯光照化

耳边的官腔

和收音机里的说笑

应该和寒冷的人民无关

从鼓楼拐进北京西路

一个半天被抹去

一张脸可能几天后才会消失

能不能积雪

是明天早晨的事

你躲回你的黑暗中

微博

我有我的零散用品

按时间排成一行

曾经自由地表里如一过了

如今的幽默

不过是休假式治疗

陪腰痛的人喝杯茶

放养一下自己的道德

过了今夜

还有门前雪要扫

或许一段雪景等待路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