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

 

花边新闻的代价

是文化留在你鼻尖的酒糟

圈子里的艺术一点一滴

腐蚀你

四海之内的匠心城府

一些女孩的嗅觉里带着惊讶

小小儿郎,背诵吟唱

穿透隔壁的墙

 

没有譬如的政治

可以绝食

可以用身体任何部位擦拭唇膏

一只抉择冬眠的苍蝇还在被人

追杀

 

变化不如风化

当果虫在演绎化石中悟道

毒素分解成元素

莎士比亚变成了梅花

后半夜虚伪才露出矫情

离真相有多远就离妄想有多近

你摇身一变,纯洁得

让气氛紧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