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累了吗

 

兄弟,累了吗

我已经满头大汗

在肉食者中间反反复复地唠叨

我口是心非了

日子被大家说得很贱

谁还留意一身的血腥味

和光怪陆离的错别字

一个泡沫里的世界

每个人被恶心不断考验

恐慌到变态或无缘无故地大唱起来

歌声糟蹋了一条又一条街道

我口干舌燥

我消化不良

我一次性拍卖了残废很久的虚荣

兄弟,睁开眼吧

红色的角膜可以传染旗帜的颜色

飘啊飘啊

破产的灵魂不敢再触摸阴谋

滋生挥霍的权力

规律知道吗

就是没有规律

股市交易仅仅是公害在低声喧哗

来不及思考

来不及解放家园和父母儿女

来不及挽起袖子将十指插成森林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