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

 

休息也会疲倦的

季节被困在温度中

仰坐

当自己是时间的母体

活在旁观中

谁会生来有责任

去发现天空如何不能自持

堕落成片片云彩

谁说过现实是一张大嘴

在数落梦游

把悲剧放在喜剧的结尾

 

有时会突然惭愧地惊醒

结局模糊

久久注视自己的面孔

想不起是谁

在局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