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

 

外面是一个城市

一场虚惊和一个荒谬的集体

天气预报说初夏的冰雹降临

大致可以断定与直觉无关

街道的长度只是风的距离

驱散了寂寞的夜游者

细节焦距到一片撕碎的树叶上

粉尘里的气味

在危险中穿着凉鞋的女人

白天的睡眠被温度肆意糟蹋

夜晚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战争

情何以堪

浓妆下的表情本来就是残酷的

没有舞蹈的音乐如此可怜

一瓶啤酒换一个小时

一张脸对应无数的目光可耻吗

吧台上一份果盘像一块领地的界碑

生活本来就可以

故意歪曲

 

我不能恨一只鹦鹉

我不能人云亦云

疲倦时可以任凭

手指和精油在背上舞蹈

可以把做人的尺度量到体外

让时间两头落空

美在过程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