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Note乐队

 

爱尔兰的菲律宾

九点之前的酒吧弥漫着堂会色彩

像是纨绔公子提着鸟笼

里面豢养着自己瞌睡的元婴

我试图选择适当的修辞

让自己表现得像一只不会英语的鹦鹉

旋律突兀而至

使我的头发也渐渐红了起来

 

啤酒喝到不甘不苦时

一口下去若有所失

看见自己说话、拍照、匆匆进洗手间

如同摇摆在一列有节奏的火车上

下一站会产生殊途同归的念头

人生来就是自己的敌人

不遗余力地让身体保持新鲜

直到他们得出平方

给孤独后面又多加了几个零

 

音乐可以导致零下八度

也可以发现被热浪灼伤的脚在舞动

大家都觉得性感是一种武器时

我开始明白了

观心无常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