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着太阳唱着歌

 

早晨半醒经历了一次黑白

你知道被你驱走的灵魂带着忧伤

对不起

各种咒语已经刻满了心房

转眼绿色

以及零下盛开红黄月季

原来可以倒退的时光

突然想唱

 

念诗和唱诗的区别在于情绪

在于内心的旋律和色彩

把你渗透到哪种颤动的成色里

或者你视网膜和耳膜足以过滤掉

无关的杂音杂色

主观就是一出自编自导的舞台剧

谁愿意上台

你说:我什么都愿意

 

推开窗的时候

你觉得床头有点荒凉

可以掌握的手里的一定是

命运以外的故事

你喜好踩着落叶也好

你喜好听着寒风也好

该离开的终究缘起缘灭

成就了孤辰之癖

 

你哼着调子

手里的文玩被抚摸到包浆

还记得收音机的日子

五彩总是在闭目养神时才出现

对自己唠叨

兀自退走了三十年

那些充满旗帜的匆匆岁月

早已腐烂

 

每日都会读到一些沉甸甸的东西

好像自嘲一般

从希腊到朝鲜海

你的眼睛始终跑不过更新二字

终于进化成老花

托洛茨基卷土从来了

就像产房里的高潮的部分

 

要活你就要活的像一本禁书

坐在草地上做一个小人物

阳光洒满全身的秘诀

就是你自我制造的天空

想要多蓝

就有多蓝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