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诗三首

 

    墙

                                           摄于南京台城

你本可以选择一种文艺的方式登上去

站在高处体会距离

多数人只会纠结差距和陌生感

和平的日子往往使人心生芥蒂

感触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人情

要么无视它

要么你给自己添堵

为自己砌墙粉刷,体验

化蝶前作茧自缚的一门艺术

 

有时候两个人之间隔着庞大的族群

楚汉相争

逾越了等于习惯了一次侵略

你需要为占有付出代价

更需要莺莺燕燕之后还能哼唱出小曲

仿佛来到墙角拐弯处

熟悉之音比脑袋先伸出了视野

好奇心过去了

你还有倚墙日晒的漫长时光

 

    霾

                                         摄于南京新街口

我可以把雾中浪漫称作距离美

面对霾

窒息只是时间问题

任何自由都是有偿的

比如烧秸秆

我不能对粮食发牢骚

更不能过于清醒地分析真相

看不清是一种文化

喝酒也是一种文化

醉后我以为可以为所欲为

耳光更是一种文化

 

我们生活的多么有文化

朦胧美的后遗症

使我们把面具设计成口罩

当虚伪是必需品时

我们吸进了氧

呼出的才是霾

 

    光

                           摄于南京鸡鸣寺

他觉得自己没有信仰

读过的书也成不了信仰

于是他把这个社会归咎于没有信仰

总之心安理得习惯了黑暗

心理黑暗了自然能承受更多黑暗

无动于衷也扮作了气质

没有表情的时候天都黑了

歌是这么唱的:天黑黑 黑黑

 

他一定会把色彩当作绘画里的想象力

弄破手指都能吓坏他的魂魄

生活就是这么国画

他还能怎样?

难道对孩子们说

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