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摄于南京梅花山

对于我三月没有来临

因为我选择站在阳台

背对风景

关于腐朽的话题

皮肤里藏着绿

像候鸟飞走以后的栖息地

像死亡

可以折叠放在枕边的东西

至于接下来阳光是否照进来

照亮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和你20岁的趁人不备

30岁的掷地有声

忽略了献身与离开

 

再以后

我记起你的日子

花儿一朵盖过了一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