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

 

一路荡

沿着街旁的地角线

逛过文昌桥那就是青藏高原了

目光不用对视也可以放飞

拥抱是一种错

因近而远

 

昨夜听见风语

由南向北散去

记忆却追寻到渊声巷北

映入三楼最里朝南的铁门

视觉里的厨房

路过外间到里间

除了彩云还依稀没有散尽

Dang

一声落在最痛的年轮上

四十不惑

四十年游荡熟悉的人群

熙熙攘攘地孤单

感觉雄鹰就停在肩上

 

唵嘛呢叭咪吽

精神之舍

贯肝入肺的瞬间

刻骨的幻觉入魔生情

伴随旋律舞蹈之际

忘我般

风景因此夺目而来

望过去一马平川

于是翻身轻鼾

口中呢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