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子

 

不是每天可以平淡到

只剩下太阳的味道

生长的过程和发愣一般漫长

没有故事是可耻的

也是幸福的

 

来回播放的曲子

像一块洗刷时间的香皂

把流水声当作节奏

作为一个旁观者

只能在品茶中缩小自己

感受灰尘一般的自由

人不需要每天整理身体

身体不需要每天感觉

感觉不需要每天真实

 

大多数人选择用梦境混淆现实

放大想象地生活

用他人的言行分类自己的邪恶与良心

其实谁也摸不到谁

等你摸到了

也是三生以后的故事

 

每天我把玩着我的鼠标

当作爱抚你的神经

牵引你进入陌生的地方

等着你尖叫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