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片段

 

当弄不清自己被种植

还是埋葬

只有等待花谢的九月

游荡在一阵过路的微风里

 

夏末,可以软化墙壁

透出自由的腻子味

我孤立在某种立场下

平衡现实和幻觉

他们一个接一个电话

说服我的存在

就如同股指一般

虚构了一代经济人的信仰

此刻

要么在茶水中被泡开

要么干枯在书桌旁

亵渎语言

还有什么不可以后现代的呢

逻辑已经泛滥

就像一生都在穿越楼宅和卧室

惊扰无数的梦魇

 

我佛慈悲

任凭刍狗的万物

留下一点可怜的自爱

在今晚的夜空下

呼吸,随花粉飘香

过敏地面对肉体的真实

写完睡前的最后一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