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片段

 

<一个人的电影院>

 

难得一个人占据一个电影院

像受精卵一样孤独

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他们的嘴唇和你的语言毫无关系

你的脸同样不需要嘴唇

只需要比刽子手还要冷静的眼睛

跟随他们的时间体会生死

一百多分钟的肾上腺素

就像注射在灵魂碎片上

当你把耳鼓当战鼓敲响

那些从1973年回来的人

欲望上插满了毒刺

总有正义这样的词和邪恶们一起

草菅人命

 

一切和午后有关的生命

一切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侧身瞌睡的佛光与栀子花香

进入你的梦乡

 

<SPA的男人>

 

强生婴儿油

会让母爱软化血管

像被椰子茶浸透的下午

风扇的叶子缓慢记数着时针

陌生的手指

在你的经络间来回揉捏

背景音乐和心里的海浪声

把你带向大马士革或摩洛哥

看见宿醉的少女在广场喷水池中洗浴

那些蒙着面纱的老妇

叫骂哭喊声都带着悠长的旋律

没有无端陪你微笑、品茶和神聊的伴侣

街头的刹车声、小贩吆喝

以及开往1942年的列车开始鸣笛

今天你像丢了一些东西在梦里

当你皮肤大声唱出来

还以为

这个国家所有自囚的心都解放了

 

<被微信埋葬的日子>

 

除了微信,你还认识谁

除了微信,还有谁在为你点赞

除了微信,谁在朋友圈以外的地方爱着你

除了微信,一文不值的语言如何让你感动了群氓

除了微信,你再也不能发现自己腐烂的身体可以散发装逼的情操

 

枕着手腕惊醒

额头的手表带印就像今天下葬的阴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