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撕开伪装

日子开始悲壮

我会用你的手书写完

今晚的那一阵雨

压一压这座城市的阴谋

彭祖说

辰不哭泣

如果富贵要费尽心机

让时间去幸灾乐祸

忧乐同在的时候

才没有让虚度来形容

文字的罪孽

 

谁在立志孤高

池塘的鸥鹭被错觉

成戏水的鸳鸯

不见了琼花

空见了枝

那么只有心平气和地读书

落花流水地唱歌

一杯茶

乘耳聪目明的年龄

风吹草动的事

你自然便明白了

一阴一阳

谓之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