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四日的世界杯

 

 

午睡的空气懒洋洋
我不关心今天的足球
因为它踢的不是时候
今天我要独自在南京
午睡

我的场地没有球门
只接收到一个女人的短信息
告之一个民族从水中冒泡的境界
我的立场是反对足球队员的国籍
就象反对午睡的小儿含着拇指
从梦中痛醒

今天呼吸显得拥挤
广场上仍旧是旷工的人群
白昼夹在声音和汗臭之间
与思想无关
我梦见时间弯曲成花朵
偶尔嫣红的天空
群众在花粉下喷嚏
夹杂着眼泪
塑造一种氛围
我听不清他们喊什么
只当构思出一幅黑白国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