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殇

可以放大一片废墟

可以飘零

听,落叶枯黄的过程

一次黑暗足以阴影

张扬地衰老

让历史面目全非

 

你已经过了反省的年龄

把自己绊倒在地

承受夜风的欺凌

 

没人会蔑视伤疤

沉浸在集体主义的思维中

没人为了给四月卸妆

保养睡眠

分散重奏的调子

一个人的殇

可以使暖春冷得措手不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