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生活

 

 

五月的灵魂总是烦躁的

在身体某处种下符咒

如寺庙烟雾下的吟唱声

混杂俗气

 

五月的阳光始终不能充足

就象女人只构成半部词典

将我解释不清

这来源于憋尿的情绪

等待一种日子

时间堕落成

饭后茶余的笑话

可以嘲笑自己和他们一样

逃不出下半身的命运

如今的生活

在文化的诠释里过分低调

仿佛法语tête ã tête

淡化禁忌

原来我们无法将基因象痂疤一样抠去

被迫承受着身份

这就是我的人文状况

将思想转成文字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