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者

 

有条船在河上

这是一种诱惑

要么你游过去

要么你把一个金色的太阳

画在上面

被色彩填充的傍晚

呼吸都是奢侈的

只是你自己觉得漂亮的事情

也许是别人的噩梦

 

他人是一个恶毒的词汇

你逃避了很多年

你把鸡蛋扔过去

脆弱的只是自己的嗅觉

闻到死亡的味道

还有酒精以及失眠后镜子里的

红眼睛

无论如何你会唱出声

和着他们弹出的节奏

摇晃着脑袋

那个该死的半音符

以为自己穿越到青春年代

 

你会把进进出出当作一种状态

严谨地评分

参照一个中等城市的生活

一个家庭和几个孩子

几束花就可以点缀的日子

主妇们吆喝着

清洁垃圾的人分不清长相

微笑的邻居

和半夜厮打的人际关系

这些不足以适应

红尘这样的大词

因为你还没有定义意识形态

不知道该活在哪种政治下

爱情才是一个屁

像吉他伴奏下的哼哼女声

弄不清她要什么

你就是一场梦

他人孤辰命中虚构的人物

一个系列剧外面

呆坐的雕塑

还以为真的就可以袖手旁观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