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思维(三)

 

当我们回想

那些原本不在的故事

无聊的键盘声

成了夜深的尺度

这个冬天

失去的睡眠难以补偿

如同墙上夏日灭蚊留下的血迹

还有多少下半夜的梦境

会重现上半夜的痛楚

几成遗忘会被闹钟惊醒

拂晓本可以驱散点什么

还给自己一个秩序

一份年久的耐心

和两个煎蛋的早餐

 

当我们恍惚

把严寒当作报应

指望下点雪

就可以干净视觉、幻听和腥味

太多远近的浊音

使白昼越来越短

失眠越来越长

有一搭没一搭的句式

和打算宽恕或含冤不甘的局势

仍纠结在四周

外面的车轮成了传言

隐形代替信任

谁都会在历史中发现

缺失一塌糊涂的言不由衷

同样也词不达意

 

当我们自嘲

被道德腌制的滋味

有孩子把赤裸当作学费

还有人在更换奢望的长焦

捕捉众生

铅笔一般的存在

写写写擦擦

梦幻泡影时说禅

好过冬眠时抱住佛脚

今天南京零下七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