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思维(二)

 

我总喜欢在冷的时候说寓言

喜欢硬撑着

为毫无意义的事情说情

欺骗你

真的只是为了欺骗自己

很久没有精装语言

心安理得

在陌生的路上读你

忘记了距离

总喜欢在乖巧和阴谋之间

强迫时间

连一点点借口都没有

秋天不是理由

可以对人无事生非

 

越来越不会散步

责怪速度左右了脑垂

失去观赏之心是可怕的

不能因为标准而失去温度

呼吸到午后的干燥

有多少种慢性咽炎

是沉默的后遗症

 

当子女成为一本语录

往事留待无所事事时

一次走神

一次莫名其妙的烦躁

你可以正在酣睡

忘了枕边是谁

不是每一次苏醒

都有人拉着提琴

衬托悲伤在加速

有一些成熟根本没有幼稚的过程

偶尔有人关门

偶尔一只手再也摸不到回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