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当头发刺进皮肤

我以为无常

坐在阳光下观察手指

气氛表面尚且温暖

忽略梳理的动作

和一些解释

此刻抬头看去山川逶迤

视野墨绿

我的意志流淌其中

动静间

逾越了道的范畴

 

无相漫游

沐风于湖水岸边

思无执着

我看见自己的身影陌生了一般

从上古开始

就被定义在空气中流放

得与失

只是数字和数字的关系

可以逻辑

也可以

随心所欲

 

我经过十月的人群

回到呼吸里

伴随着噪音

望见不起眼的你

荒唐得象爱情一样

露出胸脯

无色无相

不可用心量来狭隘他人

旷劫已来

常没常转常想起你的点点滴滴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