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ed Lunch

——A Film By David Cronenberg

 

卡夫卡式的high

因荒诞而写作

拒绝了常规的逻辑

1953年阿拉伯的杂货市场

听见打字机的言谈

和肛门的唇语

如果哈气可以毒死蜈蚣

买卖它们的干尸

情节就这样才顺着杀虫剂展开

 

这不是在说一个故事

或者一个女人的身体

语言纯粹到赤裸的地步

逃亡是毫无意义的

我懂得在说教自己的小脑时

喝着果汁

等着双手反应的结果

不用在乎什么状态

或者真实

或者从一开始被尊敬到何种地步

这个故事不需要结局

 

一个作家可以恐惧文字

当一台打字机吞噬另一台打字机时

今夜我即可开始变色乃至变形

选择用毛笔去书草

影子如墨

色泽可浓可淡

国画一样的人生你见过吗

妄想

虫子长着人类的臀部

妖媚的表情

仿佛十指发育成大腿

Fist Fist Fist

没有键盘的家是危险的

就像裸露指尖

也无法单性生殖出语言

猥亵读者们的思维

 

我建议用触觉观看

能裸尽裸

一个长夜过后

谁会责备

裸体的双眼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