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呓记录

 

你有否问过内心潜伏的文艺灵魄

何时会发作一次光耀

当色彩无限弥漫

黄色旋转着渗透了蓝色

一只活跃的红色之手托住你的脸

距离是你和自己之间最大的逾越

感知、灵感、兴奋却时空相隔

和历史上的我论道

非常非常之无常

处于疯狂和被迫疯狂的边缘

一次足够泡影一生

 

你不是莎士比亚的门徒

你不会被自言自语感动

印象是模糊的、突围的

是视觉或听觉背后的东西

那是你和他们不同的概念

这种概念不能用来交换米酒和粮食

不能让女人舞动着为你生育

哪怕是将来子孙的祷告

你不能就这样穿过时间的裂缝

去摆布那些逃离道德和信仰

跟随欲望生存的人们

他们不过是安分的豕狗

权力的性奴

感官是唯一的存在

彼此为更多廉价的超市商品

相互贿赂或排挤

你不能再用威胁论调去

左右他们死后的经验

你能做到的只是风、雅、颂般地美化

从女人的皮肤到草莓的鲜艳

绿草覆盖所有被埋葬的事物

用一朵朵艳丽去形容路人、游子以及

因执迷不悟而幸福的家庭

一切只是演变的审美

瞬间的印象

 

你没有病痛

不会体会手术刀划过脂肪的嗞嗞声

灼伤和金属穿透后

大喊“完了”的一个念头

你不用与敌人对视

在揭露和斗争中寻找粗糙的快感

你不会阳痿

更不必拿金钱去购买爱情

你说风就会沐浴凉爽

肆意改造众生卑微的

高速旋转的眼球

一切虚幻都可以从真实开始

手里握着一枚硬币

递给高高在上的柜台

“我要一颗糖”

一颗可以甜蜜到明天的幼小希望

如同穿过平原一般的马路

随着你的身高改变宽度

世界一天天缩小了

心却在扩张、膨胀、硬朗

充气的巨人吸引着繁华都市的孩子们

从呼吸到喘息的过程

你可以无聊地充血他们的局部身体

令他们相互衍生子嗣

可以把政权当作一盘棋局

旁观天真和邪恶的对弈

任凭游戏濒临溃散

用情绪去捕捉人间光谱

赤橙黄绿青蓝紫

最终把自己设计成梦境

没日没夜陪众生入眠

 

我醒来时记得你坐在窗帘的阴影下

在光芒中淡然散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