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室

 

 

我走进的房间
原本就是陌生的
自然成为别人的陌生人
人们瞌睡
是因为我选错时间
而孤独
这夜
我无故缺席一个约会
走进陌生人中
我的年龄已经习惯
把别人当作陌生的风景
把自己当作一种零星的摆设
有时需要沿着偶然制造存在

走出这个房间
已是午夜的南京
风声留在印象里
无缘无故的街道和街灯
跟随我
跟踪我
我不得不加快脚步
尽量保持一种风度
入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