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枪鱼

        

被虚荣赶下台阶的酒吧

三个啤酒瓶和一张桌子

只有一张近似故人的脸

让今天存在了一晚

 

不是周末的路人

没有词来形容他们的关系

就像1912不单纯是年份

女孩不单纯是女人

 

他们默哀三天以后来听歌

集体干坐三个小时

以为修成正果

没有迹象表明可以欢喜一场

 

分手时情绪上感觉离开了城市

沿途一路像是重新涉足江湖

原来说是一回事

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