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Maison

 

一个人的酒吧

音乐摩挲着嘴唇

一个人的法国

醉步在艳舞中

今夜我腰如水蛇

伤害了一段回忆

 

当知道另一个城市的雨

左右了你的情绪

散步在午夜的淮海路总会需要

需要的勇气和浮想

怎样的空间可以容下

我们的距离

时间逐渐调整体内的物理成分

和你的气味

你的嘟噜

你问我们在巴黎遭遇的构思

 

Je tamie

这是唯一可记住的法语

被埋在某年冬天模拟的分手之地

遗憾一个人的时间

不足以完成这段模拟

才有人杜撰来生

轮回和一些纠缠不清的传奇

人老了

思想也就凉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