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话剧

 

 

坐第一排等于坐在舞台上

和他们做游戏

只是时间停在灯光下

通过瞳孔区别自我

一个女演员咫尺对你无睹

足以让你稀薄

适应黑暗中自己的阴霾

《嫁给经济适用男》

喜剧在这个月份过于真实

没用乌托邦

没有狗可以嗅嗅你的存在

 

当你走神时

才可以在笑声以外感动片刻

更多时候你会担心

演员跌坐在你怀里偷笑

自己突然成为一个道具或者小丑

所有的眼睛窥视着

让你皮厚如帘

 

一个人可以拥有真假

可以把陌生贴在脸上

和语言对峙

结果你会输掉回归简单的机会

说出口已经背离了天性

任由旁白决定虚荣

没用境界因为你的到来

物质化作了念力

 

散场

你成为一种动作

可以交换很多种姿势

学会离开

也是一门艺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