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

 

视线沿着地面昼盲

回到零

只是我等了通宵达旦

散尽了体力

看见人来人往

失去表情是情有可原的

 

周二开始我站在玻璃幕墙后面

一小时后阳光会折射进来

我需要词汇

需要嗅觉辨别氧气

于是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

坐下来像个婴儿

简单地打量

几个人进来又出去

剩下一堆工作积在桌上

我开始打喷嚏

时间久了

体温也就逐渐消失

 

这时我开始鼓成球型

弹来弹去

撞碎了一只茶杯

招来几道从极度无聊中抬起的

目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