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

 

今夜的风声和我产生距离
只听见屋顶的呼啸
和一种心情有关
今夜的水声流淌在我的皮肤上
呼应城市集体状态的鼾声
呻吟声以及骂骂咧咧
翻身入梦,再一次
遭遇物象的逆影
虚构五月二十七日的我
孤立于五月二十八日的凌晨

今夜落地的灰尘声
和踩在上面的感受无关
就象三十二位的真彩象素也无法
虚拟尘埃
急促的呼吸在灯光下
重新均匀
就象虚伪粉饰了本性后
产生利益

今夜被思绪打断
任意挥霍时间
误解我的想象力渗出润液
狼狈不堪,和他人的
关系显得毫无意义
今夜我的自由
提前死亡
也就提前蔑视死亡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