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

 

今天你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

你的英雄主义就是找一海边喊上几嗓子

戒烟前点燃最后一支插在沙滩上

没有比看到海更能找回失忆的表情了

把自己纯粹交给自然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多数人要等到退休以后

才可以在风景里瞌睡一个午后

成为某幅画面里的自由元素

 

除了遐想没有空间限制

你只能在这个城市的拥挤中

选择是否从九华山隧道突围

还是迂回到北京东路

堵车是如今必然的一种生存状态

收音机哼哼着沙哑的歌喉

就像风中的蜡烛

忽明忽暗地带来一片飞翔的纸灯

你发现自己定格在黑白的视觉里

想起当年坐在路边护栏上眺望喧嚣

陌生的自己激昂地与时间争论

谈判甚至磨破了嘴皮

谁来决定哪条路会暴雨

哪条路又会雨后天晴

或者用铅笔素描出一条通往天国的出路

 

今天的思绪注定要被吆喝声打断

那些相互敌视的撞车者

油漆擦痕只是躁动的借口

假如送上几把枪

可以导演出一部惊险动作大片

而你仅仅在意的

是曾经围坐在一起的街景

以及夹杂耳鸣的合唱声

“姑娘姑娘请不要再叹息

姑娘姑娘请不要再哭泣

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

不要再哭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