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是一种容易沉迷色彩和线条的动物

我担心文字消亡的一天

人的想象会失去维度

尤其摄影和写生被权力剥夺记录真相的功能

至少文字还可以突围

今天我的视觉和语言都不在状态

文字成了缘木上张大口呼吸的鱼

嗓子脱水一般干涩

如果呐喊一声导致了沙哑

会不会引发伤痛

 

我真心地想表达一条河流

我的感情在里面流淌

亲人们雀跃嬉水

让灰暗的往事渐远

这样的画面总难以定格

甚至象素会自然流失成黑白的灰阶

人是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即便我化身江河

还是物是人非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