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唱腔

 

多远的距离才能产生信任

即便脆弱和病痛的时候

小心翼翼地深陷自我的幻觉

有一种被人群扑倒的纠结

正在编织孤愤

沙哑清唱着故人的名讳

仿佛一幅千疮百孔的图腾

灵肉留给了旧茧

磨灭到感觉不了琴弦的震动

这时起卦咸亨利贞

推演到雷鸣的雨季

你溺水而囚

 

人走累了会放下包袱

会把内心的柔软晒晒干

会等候鸟儿飞过的叽叽喳喳

会给视觉打上底色

会哼哼

一个厌食者的人道主义

会捂住你嘴巴到窒息

 

活力的外壳总有厌倦皮囊的时刻

你的矜持注定劫数难逃

枷锁解开了

只不过走进一场感动路人的婚礼

祝你幸福

祝你白头

祝你风吹雨打去葬邻居们的花

呀呀呀......呔!

你种的是什么花

是是是饮鸩止渴的罂粟花

锵锵 锵锵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