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分析

 

遥想当年

七步以后我们中毒之深

把爱情换给了不需要爱情的人

我们需要粮食

进贡内心的资产阶级

又一年

我们呼出的空气里充满了灰尘

时间封缸了

封建阶级以为过墙的红杏

只不过是墙头摇摆不定的野花

 

我们不能要求在贫穷中光荣

无产阶级的自卑感是致命的

无限风光

有限地活在情欲与生育之间

直到今天我们想起一座桥梁

河流自甘屈辱地淌过

 

有什么比暴雨来临时的一把伞

更让人知足

视觉始终只是一面镜子

相由心生

我们借用感官的情调轮回糜烂着

集体无意识地狂热或冷静

最终萎缩成

眼泪成为蜡烛话柄的

小资产阶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