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

 

一点三十分的阴天

不仅仅是身体被铃声解放

真相的残酷也是理应如此

从中毒状态清醒

为自己梳头

先后恢复了味觉、中枢神经和皮下脂肪

一念之间

可以同时放下得与失

以及为所欲为与嬗变的天机

 

由我开始

衰老不再因为你而存在

语言不再纠结在情理之中

我还有无限的手势

还可以会意楼下的无产阶级

运行在水面之上

既便湿了灵魂

至少还可以活得阳光一点

 

陌生之前

构思着句号的外形

一群从午睡中回来的噪音

把玩笑逼近左右

我冷不防最后拿起了你

然后放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