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点半

 

九点半

在没有瞌睡之前

听一听窗外的飘雪

屋内的熏香把记忆压得心慌

九点三刻

听见有人关门

咳嗽,时间在灯下

手指尖跳动

我能拿得起什么

再把自己放下

只见门上的麒麟抖动着鬃毛

看得我只剩下空壳

 

今天唱颂的经文

超出语言的范畴

频率在耳鸣和早搏之间

可以在家中读到雪山雾峰

似乎在替族人祭祀着

血顺着她的胸口流下

有时黑暗比伤口更痛

一整夜

我要记住可以坚持的事物

哪怕荒谬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