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主义的一天

 

七点钟

你按着喇叭穿过桥洞

一路向北

把孩子送进社会主义

紫气东来

生活有了天气预报一般的阳光

还奢望什么

苦丁茶还是卡布奇诺

与银幕里的角色比试风骚

黑白历史

为的是衬托伤口的鲜艳

 

八点半

你和大多数昆虫一样就位

像螺丝钉一样生锈

在谎言面前哼着小曲

手指与键盘之间的默契

与大脑无关

在打印成册之前

时间不过是书签

活在蛹茧中的人们

等待翅膀在信仰中诞生

 

转眼十一点四十五分

脂肪埋伏了神经

仿佛大鱼吃小鱼

你排在他们的身后

等候绞肉机叫着自己的号牌

左顾张三的性感

右盼李四煽情的语言

把自己从午悃中解脱

 

十三点二十八分

一股愤怒的情绪可以持续到

所有人意识到自己名列万物刍狗

小人物开始自嘲

大一点的人物开始施虐

人们担心即将重复到来的晚餐

担心约会的结局

是两个人的坟墓

和一个计划生育的指标

或者选择堕落

被道德的毛笔一撇一捺地抹黑

 

十六点整

颈椎开始垂钓着坐骨

觉得人一出生注定是蜷缩的动物

带着直起腰板做人的梦想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其乐无穷

 

十七点三十分

暂时的自由主义开始泛滥

小资产阶级有着优越的下巴

排放尾气

阿摩尼亚的味道

除了夜盲你们还能怎么形容

夜生活的达人

那些DJ们的宠物

不能希望所有的音乐都带着精神烙印

有时纯粹的电击更有效

那可以识别酒吧里的性别特征

散发出单细胞的精虫味

红旗下的蛋

在酒杯里撒点野

 

二十二点五十五分

手机响起来

无动于衷的晚期表情

人们拥挤在一起

嗅着彼此的汗腥

用目光调戏着

德国黑啤不是墨水

没有多少知识会沉在杯底

虚构一个夜晚

不如在街头忍受饥饿

 

零点二十分

你不能抵抗路边羊肉汤的诱惑

你不能屈服在舒张压下

和沙眼过不去

你依然遵纪守法不求上进

看着警车逆道而行

路灯下的交通规则本来就如同是

潜规则

 

梦境发生在二点十分

你梦见自己在荒野里滴着乳汁

背景一般的月亮

听着自己嚎叫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