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我只能站在民间以外

倾向圈子里的立场

那些冠名正统或垃圾的信徒

语言另类到党同伐己

在毁灭之前放弃身份

其实百年之后

时间又另当别论,纪念

我们围坐草坪时的朴实

重现树林和踩在花瓣上的赤脚

亲密关系在一念之间

排列在收集的书本里

回忆情侣的气味

我流落仿古的街头

情绪古典

想象俳句逼迫下的朗诵

勾起无数日子里的忧伤

我看见

月光在桥下抽搐着,直到

我全身的酒气散尽

 

评论的哀歌

类聚在南京的角落

正如思想没有方言一样

我只能观察

浸淫于多数之外

交流折射到我的写字台

光线固定到手指动作

转身的时候

听到语言衰竭的咽气声

呼嘶呼嘶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