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的环境

 

民国的瓦砾飘着檀香

你道具一样的面孔

美的足以使气氛紧张

如果沉默能被你当作哑剧

挑逗我的无奈

我早已攀上牌楼的匾额

随口的楹联重重地落在庭院里

被你识破

你大可不必陶瓷般盯住我

把我私藏在光洁的链接里

当什么也没发生

之后我在午觉中慢慢醒来

对窗外露出一张笑脸

行人可以坐下品茶

蜡烛可以还俗

 

请不要摆出问号的姿势

你注定被欺负

被群众逐字研读

那是一条通向黑暗的通道

黄昏在脸上翻来覆去

这是相处的法则

身体脱壳而出

新鲜地布满釉质的花纹

青砖一直可以围墙到过去的你

当雕花镂空了时间

你已经有了我的味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