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 Sunday

 

生存不是眼泪可以左右的

生存宛如游子来回漫步的秦淮文德桥下

水流不断陌生

时间却不断熟悉到失去的地步

我只能将结局

构思在路边

让黄昏去消磨阴影

 

一种背景方式的对立

在炎热的日子里如何明辨是非

栖居在传统的诠释里

混乱来临的时刻

才知道杨柳原是为风暴而生

只有空气和水是自由的

一个垃圾、蚊子、电视剧和道德的氛围

只能在浴缸里假设漂流

仅剩下介于快感和疲乏之间的身体

和死亡的毛发

让时间化作乌云

与土地接壤

埋葬今晚的心情

学川端康成写下:我散步去了

 

活着的化石

生存在妒忌、欺骗、刻薄和漠视之中

我的城市没有灵魂

只有一元钱的巴士从南到北地

穿越街景

一些邪恶又脆弱的人群

被死亡放逐到空虚的边缘

我要寻找一张脸

没有迟疑和猜忌

共同祭祀那些与蝴蝶漫舞的日子

让幻想高于生活

 

返回